廢物管理

回應蘋果日報有關學校使用即棄飯盒之社論
2006/01/10
倡議行動 > 廢物管理 > 回應蘋果日報有關學校使用即棄飯盒之社論
蘋果日報就我們的調查報告於 2005 年 6 月 23 日之蘋論給予了一些意見 (蘋論內容),我們以電郵回覆了我們之回應。

請按內文詳閱我們之回應

編者於社評提到個人選擇的空間和權利應盡可能地保護,反對建議教統局強制小學採用可循環再用飯盒或其他較環保的方法,以防止政府的權力侵蝕個人選擇的自由。同時認為環保團體應做的,是專注教化工作,而不是要求政府介入。就此,本會有以下回應:

作為香港這個自由社會的一份子,我們深明自由及獨立行政的重要性。學校各自各的校本管理固然應該尊重,但編者大概誤當了學校是個謀利的商業機構看待。在商業社會裡,團體的行政及決定絕對應由市場供求而定,亦同意政府介入是萬惡不赦。可是,學校是個培育未來社會棟樑的重要工場,若工場內出現有違教育宗旨的「惡行」,就必須予以糾正,否則將禍延下代。

本會同意環保團體應專注教化工作,但對反對教統局介入之見有所保留,認為教統局所立的強制性指引是必須且唯一的治本之道。自03年開始,《綠色學生聯會》一直關注學校濫用即棄餐盒餐具的問題,當中亦對學校和教師做了不少教化及游說工作。雖然有不少學校開始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,可惜仍有不少學校欠缺長遠的視野,拒絕以具體行動回應切身的污染問題,而教統局只懂再三翻出櫃檯下過時的指引而已。要說出即用即棄飯盒的壞處,我們相信全香港的教師也能羅列數出。所謂提升教師的環保意識,卻非刻下最急切要做的。「教育」就是「教育」,與「行政自由」是兩個範疇的東西,若身為教育界旗艦的教統局都以捍衛「行政自由」做籍口,對環保問題坐視不理,拒絕以強制性指引去「教育」辦學團體,那辦學團體是否仍能合格地擔當其「授教」之職? 拒絕「受教」的學校又是否可以容忍其學生為了捍衛其「玩耍自由」及「看電視權利」而欠交功課?「教育」之義何在?

我們日前公佈的調查結果顯示,三成學校表示不採用環保飯盒,是由於她們認為會造成行政不便。情況就如,一個經常偷竊的人,他知道偷竊的害處,盜取的物品亦是能力所能負擔的,但出於一時「便利」,寧可鋌而走險,妄顧對其他人的傷害。要求修訂政策或條例,為的是要在教育工作以外設一道防線。事非必要,應極力防止政府的濫權以致侵蝕個人選擇的自由。

何謂必要?我們必要立法禁止出售毒品嗎?為何這是必要的?塑膠若不好好處理,會釋出有毒物質,對人類、生態、地球也有害處。這跟毒品有甚麼分別呢?我們不反對便用塑膠製品,環保餐品其中一種為耐用的塑膠餐具,每當一樣東西過度使用也會帶來相當禍害,小學生每年掉棄五千萬即用即棄飯盒個算不算濫用?姑勿論答案如何,我們最後也得要一起去承擔結果。

「綠色學生聯會」同意環保團體的其一責任是進行教化工作,因此本會會繼續向還沒採用環保飯盒的學校,進行解釋及游說工作,提昇師生和家長間的環保意識。但環保團體可做的實在還有更多,例如進行環保科研工作、籌劃影響社會的政策、引發社會討論或擔當監察社會角色等。我們相信從多方面著手解決事情才能真正「對症下藥」。而據我們過去的經驗所得,大部份對策所得的成果都要比純教化工作來得更直接、更有效。學界支持聲音已漸起,現在就只欠教統局一聲令下予以統一實行。若在這事半功倍之時教統局也袖手旁觀的話,其存在之義實成疑問!
鄭學輝
綠色學生聯會

文章編號: 324699 | 閱讀次數: 2047